cba棣栭挗璧涚▼ :“狂薅”抖音1億粉絲,這家公司的漲粉路子有多野?

cba广东队赛程 www.axwwg.com  更新時間:2020-03-02 16:29:55   作者:佚名   我要評論(0)
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運營研究社(ID:U_quan),作者:套路編輯社,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。如果讓你猜下,抖音上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運營研究社(ID:U_quan),作者:套路編輯社,授權吾愛源碼轉載發布。

如果讓你猜下,抖音上最火的網紅是誰。你可能腦海里閃過很多明星,或者像李佳琦這樣的全民網紅。

但實際上,他們都不是。

據說,在抖音上有個 IP 矩陣下粉絲數量已經過億,從粉絲數量來看,它可以算是抖音網紅界的一哥了。甚至還一度被網友們稱作“抖音之毒”,在抖音,隨便刷刷就能看到一堆類似的視頻。

說到這里,想必很多小伙伴已經知道了。沒錯,它就是“樊登”。

據不完全統計,“樊登”在抖音上有幾百個賬號,很多網友都深受其害,紛紛吐槽:

在抖音搜了下“樊登”,出現了百十來個這種賬號,我自己拉黑都來不及了……

還有網友表示,都拉黑了十個了,還是能刷到……

匪夷所思的是,這幾百個賬號背后的運營,卻只有 3、4 個人,一年就漲粉數量上億。

據「樊登讀書」新媒體負責人@董十一 爆料:

我們是 18 年底才開始做抖音的,一開始就只有 3 個人,其中兩個還是實習生。?現在,在抖音上有好幾百的賬號,但全職人員也只有 4 人……

那么問題來了,4 個人是怎么把 IP 做到 1 年粉絲量過億的?“樊登”的幾百個賬號背后又暗藏什么玄機呢?

作為一名 職業病晚期 好奇心強烈的運營er ,又忍不住扒起了其中套路。我發現,「樊登讀書」的套路真的太野了!

抖音矩陣 1 年漲粉過億,套路有多野?

一般來說,網紅火起來的正?;綞際牽和ü掠庇腥さ?IP 人設、制作精良的視頻內容,以及適當的流量投放。

就像深夜發媸@Miya 在運營研究社分享時說的:做內容沒有捷徑,看似簡單的一段視頻背后,實際上都有著非常多的準備工作。

但「樊登讀書」則表示:我和你們的套路都不一樣,我有“暴力”解法!

1)幾百“馬甲”開路,量產短視頻薅流量

那么「樊登讀書」的“暴力”解法是什么呢?

答案是——多開“馬甲”!

如果你打開抖音,搜索下「樊登讀書」,你就會發現各種「樊登讀書 + 課堂/會員/親子……」藍 V 賬號,粉絲數從幾萬到幾百萬都有。

是的,不要懷疑,這些都是「樊登讀書」抖音矩陣下的“官方馬甲”。

要講清馬甲矩陣的野套路,我們首先要明白一點,就是抖音的流量分配是去中心化的。

簡單來說,就是當你發表一個作品時,抖音會將它推薦給一部分人(即:最小的流量池)觀看。之后根據這些人觀看時的反饋,再決定是否將你的作品推送給更多的人(即:更大的流量池),還是就此打住。

也就是說,一個賬號再優質,粉絲再多,也就是在抖音流量池內跑一回。即便往里砸錢做投放,一個視頻的傳播效率也很有限。

那么,如果我開了幾百個馬甲,一起分發呢?就相當于同樣的內容,可以在抖音流量池里跑幾百回,傳播擴散的效率幾百倍的增長。

所以,「樊登讀書」直接就在矩陣下,開了好幾百個賬號。當你在抖音搜索樊登讀書時,你就會發現各種“「樊登讀書」XX”,讓人傻傻分不清楚。

既然連賬號都量產了,那么短視頻內容也能量產嗎?

答案自然是:當然,直接量產!

用過「樊登讀書」的同學應該都知道,樊登讀書 App 內本身就是有視頻版塊的,里面有大量樊登的演講、采訪、課程視頻。

他們就直接選擇 App 內數據較好的一些視頻,剪短,然后上傳。

「樊登讀書」App 上的視頻版塊

所以,「樊登讀書」的抖音賬號經常一天就上傳 5、6 條。在短短一年內,官方微信號就上傳了 1000 多條短視頻。

也就是說,在「樊登讀書」的矩陣下,不但同一個內容可以重復進入流量池上百次,而且每天有多個內容進入再進入……

這等操作,怕是要將抖音的流量紅利“薅到頭禿”了吧

2)差異化運營“馬甲”賬號,“暴力”破解抖音算法

實際上,這些“馬甲”被用來反復薅流量外,還有有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作用——收集足夠多的數據,進而破解抖音流量算法,并最終完成數據模型。

在上面,我們簡單說到了抖音的流量池模型,但那只是一個簡化模型,現實中的頭條系算法要復雜得多。

影響最終流量分配的不單是內容質量、用戶反饋,甚至還包括了環境因素。比如說,即使是同樣的內容,同樣的用戶,但早晨發和晚上發,最終獲得的流量也可能完全不同。

大部分的抖音網紅對此都表示無能為力,只能盡力做好自己的內容。但「樊登讀書」卻通過眾多“馬甲”,對抖音算法進行了暴力破解。

仔細觀察「樊登讀書」的“馬甲”號后,我們可以發現,雖然各個賬號內容都差不多,但還是有定位差異的,比如職場、情感、親子等等。

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:

相關文章

最新評論